他為何是元代“能畫者第一”

2020年12月18日 07:38    來源:光明日報    陳博涵

  原標題:他為何是元代“能畫者第一”

  ——山水詩畫與元代多民族文化認同

  山水詩畫,顧名思義是指以山水為題材的詩歌創作和繪畫創作,在詩畫合璧之前,山水詩和山水畫分屬兩個相對獨立的審美體系。作為文藝創作的審美對象,山水在玄學盛行的魏晉南北朝時期受到詩人畫家們的充分關注,產生了以謝靈運為代表的山水詩人和以宗炳為代表的山水畫理論家。宗炳將自然山水與作家的怡情悅性緊密結合在一起,進一步提升了山水畫的“暢神”功能。

  隨著詩畫藝術的發展,二者相互交融的情況越來越多,特別是題畫詩的廣泛創作,使“詩中有畫,畫中有詩”成為宋元時代的審美風尚。北宋山水畫大家郭熙正是通過對古典詩詞的涵詠來體悟詩性思維,激發創作興致。而元代詩人善題畫,畫家善寫詩,也成為那個時代普遍的文藝現象。

  元代是中華民族大規模交往交流交融的時期,對于持有不同語言文字和宗教信仰的多民族國家而言,山水詩畫是超越語言差異、加強文化認同的重要載體,也是各民族共享的一種中華文化符號。

  西域人高克恭是元初有名的民族詩人畫家,時人王士熙在題記他的《青山白云圖》時說:“其作山水,人家多有之,珍藏十襲,其價甚高,為大元能畫者第一”。(《式古堂書畫匯考》卷四十七畫卷十七)明初詩人張羽在《臨房山小幅感而作》詩中,更將高克恭與趙孟頫相提并論,他說:“近代丹青誰最豪,南有趙魏北有高!保ā鹅o居集》卷三)可見高克恭聲名確實非同一般。高克恭深受華夏文明的熏陶,除了外在體貌還保留著西域民族的特征外,其志趣與愛好已然與華夏文人融為一體。詩畫藝術是促成民族認同的因素之一。作為呈現作家心性的載體,詩歌與繪畫的直觀性與抒情性最能打通民族間的差異,從而實現多民族文化認同。高克恭是較早奔赴南方任職的色目官員,江南山水的秀美與清麗深深吸引了這位詩人,仰慕高克恭的書法家鄧文原在《故太中大夫刑部尚書高公行狀》中寫道:“在杭愛其山水清麗,公退即命僮挈榼,杖屨適山中,世慮冰釋,竟日忘歸!保ā栋臀骷肪硐拢⿲Υ笞匀坏臒釔叟c留戀,大概是每個民族都無法割舍的情懷,在各民族的詩歌或格言中,我們經常會讀到以自然萬物為意向的情感或智慧的表達。如藏族的《薩迦格言》:“智者是學問的寶藏,他們擁有智慧格言;大海是江河的歸宿,百川都會奔向大海!弊晕簳x南北朝以來,中原文化中的山水審美便融入了豐富的人文意蘊,流連山水間,不僅可以追思往來,頤神養氣,還有助于培養詩情畫意。高克恭的詩與畫在人類共有情感基礎上,得到江南山水的滋養,呈現了獨特的古君子之風。在復古思潮濃郁的江南文壇,南方士人看重共同的興趣與雅致,所以高克恭的才情與創作被接受、推崇,也是很自然的事情。浙東士人柳貫在《跋鮮于伯幾與仇彥中小帖》中說:“故游仕于南,而最愛錢塘山水者,予及識其五人焉,曰李仲芳、高彥敬、梁貢父、鮮于伯幾、郭祐之。仲芳、彥敬興至時,作竹石林巒,伯幾行草書入能品,貢父、祐之與三君俱嗜吟,喜鑒定法書、名畫、古器物,而吳越之士因之引重亦數人!保ā读炘娢募肪硎耍┍比四鲜嘶蚰先吮笔,是元初平定南方之際,元廷經略江南的一種政治需要。這種政策客觀上促進了南北士人群體的頻繁交流,而交流的重要載體之一便是詩文書畫。對于高克恭而言,他的山水詩畫成為多民族文化交往交流交融的共同語言。大德元年,高克恭借助酒興揮毫潑墨,為錢塘詩人畫家仇遠畫了一幅《山村圖》,此圖元氣淋漓,天真爛漫,引起仇遠、周密等人長久的共鳴,仇詩說:“高侯丘壑胸,知我志幽獨,為寫隱居圖,寒溪入空谷!敝茉娬f:“何當賦歸田,初志遂所愜!保ā妒焦盘脮媴R考》卷四十七畫卷十七)山水林泉之趣,關聯著士人深深的隱逸情懷。隱逸在中國文化生態中代表著一股“不事王侯,高尚其事”的清流,而在私人生活領域則是一種閑散與適意,不管哪一種方式,都體現為對高尚道德的不懈追求和自我修行。觀想山水詩畫,體味的雖是自然靈趣,但收獲的卻是“高尚其事”的文人風雅。然而,正是這種雅趣凝聚了元代多民族間的文化共同體意識。

  在元代中后期流傳著一個蘆花被的故事,也與元代士人的山水隱逸相關,這個故事的主人公是貫云石。貫云石在元代文學史上享有很高的聲名,如同“酸齋”名號在曲壇的聲望一樣,“蘆花道人”的名號也廣為人知,后一名號便取自“蘆花被”的故事。廬陵歐陽玄在撰寫貫云石的神道碑時記載到:“嘗過梁山濼,見漁父織蘆花絮為被,愛之,欲以綢易被。漁父見其以貴易賤,異其為人,陽曰:‘君欲吾被,當更賦詩!P立成,竟持被往。詩傳人間,號‘蘆花道人’。公至錢唐,因以自號!保ā豆琮S文集》卷九)與高克恭一樣,貫云石也是一位對山水林泉充滿向往的民族詩人。他的祖父在平宋過程中為元廷立下赫赫戰功,而他卻對這種可以世襲的榮譽毫不吝惜,在將爵位讓給自己的兄弟后,他退而與朋友徜徉于山水之間,終日唱和,浩然忘歸。云石自稱“宦情素薄”,在其第二次辭官歸隱之際,他乘船游歷了山東的梁山濼。在船上,他忽然注意到漁夫的一席蘆花被,甚是喜歡,便提出以綢緞來交換。漁夫感覺這個儒雅的年輕人非同一般,就提出以詩歌來交換這蘆花被。云石立刻揮筆賦詩,贈詩易被,后來就自號“蘆花道人”。這個故事顯示出貫云石不計名利、蕭散淡泊的文人個性。他的贈詩也流露著留情自然、放浪山水的清雅之趣。詩云:“采得蘆花不涴塵,翠蓑聊復藉為茵。西風刮夢秋無際,夜月生香雪滿身。毛骨已隨天地老,聲名不讓古今貧。青綾莫為鴛鴦妒,欸乃聲中別有春!保ā短J花被》,《元詩選》二集卷七)

  貫云石這首因山水而得名的《蘆花被》,在元人乃至明清詩人中產生大量的追和作品。追和的原因,就在于這首詩引起了士人群體的共鳴,無論是沉淪下僚的失意才子,還是念念歸去的廟堂之士,甚或隱逸山林的方外之客,當他們在傳頌這樣一首充滿天真之趣的作品時,對作者的灑落與淡泊應該充滿了敬意。廬陵張昱《題貫酸齋蘆花被詩后》寫道:“風流滿紙龍蛇字,傳遍梁山是此詩!保ā稄埞忮鲈娂肪砹┙鹆曛x宗可《蘆花被》寫道:“軟鋪香絮清無比,醉壓晴霜夜不融!保ā对娺x》初集卷四十二)更有意思的是,好事人直接將貫云石的這首詩繪成了詩意圖,此圖在元末明初受到文人的廣泛題詠。元末畫家王冕有題《蘆花道人換被圖》,詩曾云:“高昌野人見幾早,發須不待秋風老。脫身放浪煙水間,富貴功名盡除掃!保ā吨颀S集卷下》)對這種瀟灑的文人風致表達了由衷的欣賞。據明初瞿佑記載,另有一幅詩意圖由錢塘人邱彥能收藏,畫卷題詩者有貢師泰、吳子立、吳敬夫等人。由元入明的吳敬夫對這幅畫在朝代鼎革之際的流傳與題詠感慨萬千,題詩寫道:“高情已落滄洲外,舊夢猶迷白鳥邊。展卷不知時世換,水光山色故依然!保ā短J花被》,《歸田詩話》下卷)盡管時代變了,但這閱盡世事滄桑的自然山水沒有變,承載著山水的詩人情懷也沒有變。山水詩畫,在這里代表著中國傳統文化中“高尚其志”的隱逸情懷,這種情懷穿透了時空的隔閡,在心靈深處產生共鳴,成為打動不同群體的萬古之情,并將各個民族像石榴籽一樣緊緊聯結在一起。

  對于多民族交融背景下的元代社會,山水詩畫憑借人類共有的生態意識與詩性思維,加深了民族間的交往與了解,并進一步增強了中華民族的文化認同。了解這種文藝現象,對今天不斷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,構建中華民族共有精神家園不無借鑒意義。

 。ㄗ髡撸宏惒┖,系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文學研究所助理研究員) 

更多精彩內容,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>>>>>

(責任編輯: 郭博文 )

他為何是元代“能畫者第一”

2020-12-18 07:38 來源:光明日報
查看余下全文
国产国产乱老熟视频网站_亚洲国产欧美在线看片_亚洲精品国产自在现线最新